• 欢迎进入陕西省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有限公司!
  • 安全
  • 环保
  • 移民
  • 工程
  • 科技
  • 隧洞
  • TBM
  • 钻爆
  • 展厅
您的位置:资讯中心 > 扶贫攻坚 > 正文

凤凰涅槃 引汉济渭生凤村扶贫见闻(下)

作者: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12-06 14:34:26

水印07.jpg

村里集中安置点整洁干净的环境


张航库的团队中还有一位“悍将”,出生农家的张乐做事高调,为人却异常低调,行事风格既有张航库“关中刀客”的大气派头,亦有李新杰“上海小开”般的细腻性情。

张乐出生茯茶之乡——泾阳。从小农村长大的他对农村的生活还是有一些认知,可当他第一次来到生凤村,四处透光漏雨的屋顶、破旧的被褥外露着棉絮,电影里才有的画面让他很是揪心,这才认识到孩提时他一直嫌弃落后,出过安吴寡妇周莹的家乡和这儿比得有多富饶,一种同情和悲悯的情绪让他久久不能平息。

“咱关中道人盖房,门楣上镶嵌家训,最多的是贵在自立。老话讲芝草无根,醴水无源,人贵自立。可这道理谁都懂,做起来却很难。”张乐讲,他初来时工作打不开局面,甚至不知从哪下手,生凤村该如何脱贫的问题让他思索良久。因为生活单调苦闷,闲来无事时他会看看小说,一日百无聊赖看香港女作家亦舒的书,里面有句话让他找到了灵感:依赖别人,又希望别人尊重,那是不可能的。虽然这句话是从女权主义角度出发,讲的是女人要经济独立,但同样适用于眼下的扶贫工作。

“不能像施舍一样,穷人有穷人的骨头和志气,整天说人家可怜会让人绝望,自暴自弃。要改变一部分贫困群众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的贫困光荣思想,这首先要激发他们的志气,转变他们的观念。”张乐认为扶贫绝对不是简单的物质帮扶,要给予贫困户更多的尊严和希望,最重要的是要扶起贫困户的“精气神”,就是常说的扶贫先扶志,致富先治心。

张乐通过大量走访了解,发现有部分群众脱贫致富的主动性不强,有的得过且过,仍满足于“靠天吃饭”,坚持“你看我饿着,我还坐着”的态度。有的缺乏信心,前怕狼后怕虎,不敢想、不敢干。有的态度上消极,脱贫致富不积极、不主动,存在等、靠、要的现象。为了解决他们思想上的“贫困”,张乐不知去过多少次,坐在火塘边与他们促膝长谈,耐心倾听他们的苦衷,把憧憬美好生活作为脱贫的动力,给他们鼓劲打气,为他们早日退出贫困户行列“出谋划策”。  

“你看人家梅可友,人家在茶园打工,原来他屋里头过的啥日子,连房子都没,还不如你,你再看看人家现在。”有时,张乐会在言语中故意“刺激”一下有些贫困户,不过在张乐的“煽乎”下,他们感觉生活又有了奔头,劳作的心劲儿比以往更大了。“咱们干工程要比学赶超,扶贫工作同理,美好生活人人向往,要让贫困户对过好日子嫉妒眼红,在脱贫致富的路上比学赶超。”对于这一“伎俩”,张乐表示屡试不爽。

正是因为扶贫工作队的努力,把异乡的一个小山村当家乡一样呵护,一样经营,生凤村的面貌是越来越好了,但他们每一个人因此付出代价、其中酸楚谁人能知。截止发稿时,因补充采访一些内容,电询张航库,电话那头声音虚弱不同以往,这才得知“硬汉”竟然倒下,因为心脏早搏需要手术治疗,这会正在西京医院排队做各项检查。队长不在,李新杰、张乐更别想着休假。“最近俺屋的事稠的很,全挤一疙瘩了,我都想把手机关了。”张乐说,前一阵子自己下颚脱臼吃不了饭刚好,半身不遂多年的丈母娘却住了医院,媳妇得照顾自个妈,倒还好说,可谁知母亲高血压又紧跟着住院,女儿这时候也不省心,一会发烧一会感冒的添乱。父亲只好一头在泾阳县医院照顾母亲,一头还得抽空往省城跑帮着照看女儿,整个家全乱了套。说起家里的事张乐头疼到极点。李新杰也好不到哪去,新杰媳妇这月底就要生了,吃喝伺候就不说了,身边压根不能离人,看着媳妇预产期愈来愈近,队长却住了院,李新杰只能干着急……

中药行有句老话:“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老天诚不欺人,付出皆有回报,努力总会收获!生凤村,在他们的努力下,消失的凤凰似乎真的飞了回来。

水印06.jpg

生凤村青龙组组长王汝华正在家中卖天麻。生凤村天麻品质高,不愁销路,很多客商慕名前来收购


“今年大概能挖六千多斤天麻。”采访时,生凤村青龙组组长王汝华正在卖天麻,据从大河坝镇专程前来收购的唐老板说,今年天麻个头大的能卖到十二块五一斤,小的也将近十块钱。

水印08.jpg

引汉济渭公司修建的便民桥极大的方便了群众生产生活


王兴军,15年北昌村和生凤村合并前在北昌村当了十五年的村主任、支部书记。提起村子的变化,王兴军感慨颇多。王兴军说,精准扶贫开展前,村里没有一寸水泥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吃水也是各家从河沟里搭根明管凑活。过去河道的便民桥就是村民就地取材,搭几根树木,朽了再换,时间长了晃晃悠悠的操心。工作队进驻后修了八座混凝土便民桥结实又安全。由于地形地势受限,过去农业生产可以说是刀耕火种的水平,犁地只能各家自行掏一百五十块钱一亩的价钱租用耕牛。扶贫工作队到来后给每个小组都买了山地旋耕机。过去养蜂用的是当地传统的“棒棒筒”,就是一根木头中间掏个洞模拟自然蜂巢,一年只能取一次蜂蜜,后来是扶贫工作队为大伙买来了新式的中蜂养殖蜂箱。生产技术上不去,扶贫工作队还专门组织农户到留坝县和宁陕棋盘村学习天麻种植和中蜂养殖技术。

“看着过去在村上当干部,庙穷方丈也穷,比现在日子差远了。”王兴军说,过去一是生产条件太落后,二是当干部抽不开身,没时间发展生产。现在搞林下药材种植和中蜂养殖,他家去年仅天麻一项就收入五万元,而且除了八月至次年五月养殖期外,其余时间还可外出务工,收入一年比一年好。

今年七十一岁的徐少武九十年代的时候在北昌村担任村长,徐少武说,自己已步入古稀之年,村里最大的变化就是医疗条件的改善。过去,像他这样岁数的人很少,现在比比皆是,甚至有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最关键的是,老人们也能自食其力老有所养,像他和老伴,靠种植魔芋、天麻、水稻加上养蜂,一年除了自给自足外还有一万多块钱的收入,过去还养猪,要不是因为今年猪崽太贵还能挣得更多。

在村委会附近的安置点,84岁的老人杜成德说,过去住在河沟里的土房子,每逢暴雨总是心惊胆战,房子早就成了危房,几近垮塌。周围也没邻居,亲戚住的更远,自己岁数大了有事却没人帮忙。现在住在安置点的单元房,敞亮、安全,买东西看病都方便,天气好还可以到健身广场晒太阳,很是安逸。

“我上次把钥匙忘到家里了,这地方又没开锁公司,是小李他们从楼上拴根绳子把自己吊下来翻窗帮我取的钥匙。山里有年轻人,特别是有这样一群好人,我真的很开心!”扶贫工作队的宿舍也在安置点,他们楼上的邻居,39岁的陈明彦女士是嫁到生凤村里的“金凤凰”。陈明彦之前在大连等地打工,现在回来是为了照顾久病的婆婆。陈明彦说年轻人都喜欢住楼房,过去婆家的老房子潮湿不说出行也不方便,现在住安置点加上自家有摩托车,去哪都方便,更重要的是有工作队这样的好邻居!

水印09.jpg

生凤茶园里茶苗正茁壮成长。小小的茶苗承载着群众致富的希望


两千多年前圣人曾说过:“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也。”可见中国农民的诉求其实淳朴而简单。老有所养病有所医,这是农人们从古至今的需求,但这需求来的却并不那么容易。扶贫的要义,就是让穷人过得更好,这条路再长,一步步也能走完。可做到这些,必然要经历一场涅槃。

生凤村近年的变化无异于一场涅槃。佛家讲的涅槃是修行所要达到的最高境界,追求的是涅槃的智慧心,菩提心,意为圆寂,功德圆满叫做圆,业障灭尽叫做寂。

生凤村如同凤凰,飞翔九天,涅槃是为了更好的重生!(完!)

编辑:刘倩茹

上一篇:凤凰涅槃 引汉济渭生凤村扶贫见闻(中)
下一篇:公司荣获“安康市社会扶贫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炸金花 炸金花